击破相机旁探照灯

击破相机旁探照灯

2020-01-27 13:11

确认引线绑好,重机具缓慢后退,所有人员也都撤退到100公尺外安全区域。开炸警报声响起,“崩石…崩石…崩石…(闽南语)”坑夫连喊三声,按下引爆器,火光瞬间爆开,伴随震耳声响,爆炸射出的碎石,击破相机旁探照灯。

据台湾媒体报道,“崩石…崩石…崩石(闽南语炸石之意)…”昏暗的苏花改观音隧道内,工人高声提醒后,接着传来轰然巨响,一时间粉尘漫天。这是苏花改观音隧道动工后,每天24小时必然上演的场景。

三、四名坑夫专心綑紮炸药引线,每条引线至少要检查3次以上,1名坑夫才检查完1条引线,另名坑夫就上前重新检查是否绑紧牢固。坑夫说,隧道钻炸有太多不确定因子,多一分检查,多一分安全。

赶工中的苏花改,将从宜兰苏澳到花莲清水路段另开一条路,隧道就占了62%。去年八月,第一个隧道─观音隧道开工,长12,7公里,仅次雪隧,全台第二长。工程人员说,观音隧道若打通,苏花改就成功一半。

苏花公路每逢台风或豪雨就坍方,花莲人诉求“给一条安全回家的路!”肩负花莲人这一期盼的苏花改工程,前年一月动工,预计2018年通车。

坑夫坐在吊臂上,在高5公尺的岩盘上,凿出近百个1公尺以上深度小洞,将炸药塞入洞里。

确认安全后才开始移除土方,在壁面喷浆加固。每次开炸顶多前进两公尺,观音隧道就在这种情况下,逐步往花莲人的期待挺进。苏花改隧道工程最困难处是要应付变质岩,“顾名思义就是岩性多变。”工程科长张林隆说,“打通了就是英雄!”

震波以音速冲击而来,大家被“震”得自动后退,耳膜因爆炸巨响暂时耳鸣;习以为常的坑夫纷纷戴起口罩、开启风扇,吹散隧道里粉尘、硝烟。

本月3日深夜12时,记者进入平日难窥全貌的观音隧道,这也是隧道开工以来,首次有平面媒体采访;为捕捉开炸瞬间,行前特别准备一台潜水相机,埋进距爆炸点十公尺烂泥堆中。

坐着高底盘车进入隧道,路面越来越颠簸,一下车,空气中弥漫的粉尘令鼻头发痒,地面因涌水泥泞不堪,封闭空间让人窒息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